股东以个人名义借钱用于公司经营,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综艺节目 浏览(1142)

?

一、问题的由来

在实践中,有一个非常普遍的情况。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在婚姻关系期间以个人的名义借款。贷款用于公司的运营。相应的贷款能否被确认为夫妻共同债务?

二、典型案例

案例索引:土雷与涂斌之间关于私人借贷纠纷的纠纷案件,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第318号

案例介绍

淦(gàn)垒和涂斌是夫妻,淦是江西旺旺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旺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淦在婚姻关系中他的妻子涂斌,向债权人王小明借了2200万元,并且公司还提供了贷款担保。贷款是以个人名义借入的,贷款用于公司的运作。由于无法偿还抵押贷款,王晓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将债务作为土雷和涂斌的共同债务。该案件由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和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股东以自己的名义为公司的业务借钱。他们可以被视为丈夫和妻子的共同债务吗?

裁判钥匙

最高院经再审认为:

01.实际借款人关于贷款的问题。案件中的两笔借款都表明借款人是一个枷锁,而担保人是一家大亨公司。三名再审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涉及王磊与王晓明之间债务纠纷的实际借款人是一家大亨公司,因此案件涉及贷款。实际借款人是公司,并且不应支持公司应承担还款责任的主张。

02.关于图斌是否应承担联合偿还债务的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及其妻子涂斌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在婚姻关系存在期间取得的财产权归其所有。因此,应该认识到,在关系存在期间,枷锁有权分享公司的股份。获得的财产收入归Tutong及其妻子所有。涉案贷款发生在图宾与余磊婚姻关系存在期间。当涉及第一笔贷款时,这两方已经结婚近十年了,根据这两方的说法,贷款全部用于公司的运作。因此,应该认识到防御性障碍的借贷行为符合土斌的利益。第一,二审法院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案件的债务属于图宾和余磊夫妇的共同债务,图宾应承担连带责任。还款,这不是不合适的。

三、法律分析

,配偶在婚姻关系中以个人的名义超过了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债权人以配偶的共同债务为由要求权利。人民法院不支持,但债权人可以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表达夫妻双方的共同意义。

家庭日常生活的需要一般是指夫妻及其未成年子女在日常生活中共同生活所必需的开支,如食物,衣物,住房,日用品,保健,儿童教育等的正常消费,支持老年人,文化消费。在审判中,债务是否超过“家庭日常生活需求”可以与债务数额,家庭富裕,夫妻关系安心,当地经济水平和交易习惯,借款人和贷方熟悉等因素相结合。借款名称和资金流动。被识别出来。

在实践中,夫妻共同生产和管理的情况非常复杂。在夫妻共同生产经营范围方面,主要是指夫妻共同决定生产经营事项,或者由一方决定但另一方认可的情况。判断生产经营活动是否属于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有必要全面确定经营活动的性质和夫妻在其中的作用。如果夫妻从事商业活动,应适用公司法,合同法,合伙法等的规定和司法解释。丈夫和妻子在共同生产经营中发生的债务一般包括双方在经营,业务,共同投资和购买生产资料方面发生的债务。

从上述最高法院的判决来看,最高法院的倾向认为股东在婚姻关系中以公司名义借款,股东因公司股权而获得的财产收入归丈夫所有。和妻子,虽然法院没有明确但是,结合《夫妻债务司法解释》的规定,这种情况应该属于联合作战的范围,并应当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在最高法院的其他案件中也有相关陈述。

四、其他相关案例

[案例1]贾茜,西晖私人贷款纠纷案,最高法院(2018年)最高人民政府申请第4304号

的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贾倩在重审申请中表示,邓雷用于华瑞公司贷款偿还银行贷款,邓磊是华瑞。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股东,因此债务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二审判决认定贾谦负责共同偿还案件涉及的债务,事实和适用法律不适当。

[案例2]高艳江,荣爱祥和李崇智的私人借贷纠纷案,最高法院(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第5410号。

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在这种情况下,高彦江和荣爱祥在第二次审判中表示,这笔贷款用于高燕江的经营,但高艳江和荣爱是该公司的一部分。共同股东,即债务的一部分,用于高燕江和荣爱祥的联合生产经营。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二审法院认定,荣爱祥和高彦江共同偿还了贷款,没有不正当的贷款,由法院维持。

[案例3]张秀平和田宇的企业贷款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44号(担保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人民法院起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申请人宋某,叶某和被告人叶某某及被告人陈某和李某的再审案件。 的规定被确认为夫妻共同债务”,但批量是对具体判例法适用问题的答案不是司法解释性质,也不具有普遍约束力。考虑到配偶经常不享有其利益,配偶外部担保的债务一般不被视为配偶的共同债务。但是,并非所有担保债务都不是丈夫和妻子的共同债务。担保债务是否属于丈夫和妻子的共同债务取决于债务是否与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密切相关。

对宋某,叶某和被告人叶某某及被告人陈某和李某进行重新调查的,保证人和债务人是自然人,是朋友。有共同的利益;所涉及的担保与担保人夫妻的生命无关,也不直接或间接地为夫妻共同财产带来利益。从案件的实际情况来看,徐月泉尽管是担保人,但也是债务人徐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徐悦公司的经营状况直接影响了徐跃泉股东的个人收入,而徐月泉和张秀平在婚姻关系中的夫妻关系也直接相关。两种情况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

五、相关法律法规

《婚姻法》

的规定。丈夫和妻子之间就婚姻关系存在期间获得的财产和婚前财产达成的协议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丈夫和妻子在婚姻关系存在期间取得的财产,应当是丈夫或者妻子的债务,第三方应当知道协议,并且丈夫或者妻子拥有的财产应当得到偿还。

离婚时,原欠债的,应当共同偿还。如果共同财产支付不足或财产相互所有,协议应由双方协商解决;如果协议不符合,人民法院应当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

夫妻共同生活或履行抚养义务,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由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

第3款规定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性质如何认定的答复》(2014)民意和字第10号

的规定确定。如果债务人的配偶证明借入的债务不是为了丈夫和妻子共同生活,则不负责偿还。

《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夫妻双方或夫妻双方签订的债务,应当确认为配偶的共同债务。

配偶在婚姻关系中以个人名义主张家庭日常生活权利的,债权人应当以配偶共同债务为由要求权利,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配偶在婚姻关系中以个人名义超过家庭日常生活债务的,债权人应当以配偶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可以证明债务是用于丈夫和妻子的。除了共同生活,共同生产或基于配偶双方的共同意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以企业名义与贷款人签订私人贷款合同,贷款人,企业或者其股东可以证明借入的物品用于法定代表人的个人使用。企业负责人,贷款人请求公司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被列为共同被告人或者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许可。

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以个人的名义与贷方签订私人贷款合同。借来的物品用于企业的生产和经营。如果贷款人要求企业和个人分担责任,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